365bet线上网投
HOME > 研究成果 > 时评
时评 COMMENTARY
“冰上丝路”能否为北极合作确立新方向
张耀 2019-03-28

   冷战结束以来,尤其是进入新世纪以来,北极问题逐渐成为国际政治和全球治理的焦点问题之一。目前,北极地区的形势演变出现了一些新的趋势和动向,北极治理和合作进程也在曲折中前行。

北极地缘风波再现

   冷战结束后,北极地区似乎一度成为全球治理和国际合作的模范试验区。然而近年来随着国际局势的变化,尤其是美国及西方国家与俄罗斯关系的逐渐逆转和恶化,使北极再次成为地缘政治对峙的焦点之一。

   2014年乌克兰危机后俄罗斯与西方关系跌入冷战后的最低点。作为北极海岸线最长的国家,俄罗斯把北极地区作为实施自己海洋战略的重点,不断加强在该地区的军事力量,组建了多个“北极旅”。美国及其欧洲盟国也大幅度加强了其在北极地区的军事部署。美国、加拿大、丹麦、挪威都部署和加强了其专门的北极部队及其装备。去年末,北约在靠近北极地区的挪威海域组织了冷战结束以来最大规模的军事演习。俄美双方在北极近乎出现了剑拔弩张的态势。

北极治理面临“瓶颈”

   与北极地区地缘矛盾重新凸显相伴随的,是北极合作和治理遇到的“瓶颈”。诚然,多年来在北极相关国家的共同努力下,北极治理和合作已取得不少成就,但目前这个进程似乎有减速迹象。

   首先是北极治理和合作进程目前还缺乏有效的、具有权威性和代表性的国际治理机制。目前北极理事会是代表性最广泛的机制,但它仅仅是论坛性组织,并不具备国际组织的法律属性。由于北极理事会无法被赋予主导型作用,导致其他各种专门机制难以相互协调,各自为政。比如北极经济理事会、北极海岸警卫队论坛等这些涉及经济社会发展、极地安全搜救等重要领域的机制都是独立运行的。

   其次是北极国家在北极治理与合作进程中的理念和政策相对保守和内向,使得北极域外国家的关切和诉求难以获得表达和得到重视。

   北极治理和合作进程最初的驱动力是气候变化、能源需求、航运前景以及全球化与全球治理理念的推广,但是最近这些问题都出现了新情况。由于一些国家不负责任的退出,使全球应对气候变化的努力出现了波折;世界能源市场的动荡和能源价格不断走低使开发北极能源的需求也不再紧迫;世界经济的低迷不振使国际航运业也处于萧条之中;另外,一些国家的民粹主义、极端保守主义也使得全球化和全球治理进程出现逆流,这些都使目前的北极治理与合作进程在前进中遇到瓶颈。

“冰上丝路”或成合作亮点

   2013年,中国提出了“一带一路”倡议,在当时的国际背景下,中国就有专家认为未来北极地区的合作与发展可以与“一带一路”倡议结合起来。在经过较长时间的讨论之后,2017年,中俄两国领导人共同提出了“冰上丝绸之路”的概念,以促进北极地区的合作发展。

   “冰上丝绸之路”概念提出后,得到一些北极国家的欢迎,俄罗斯领导人在多次和中国领导人会晤时都强调两国要推动和加强“冰上丝绸之路”的建设与合作。芬兰总统尼尼斯托在访华时也与习近平主席共同表示要积极探讨在北极航道开发等项目上的合作机遇,共建“冰上丝绸之路”,促进亚欧大陆互联互通。2017年4月挪威首相索尔贝格访华时,对中国参加北极事务给予了积极评估,并期待挪中进一步增强在北极的科学和研究合作。冰岛更是在多年前就已经与中国签署了北极合作协议。2018年,中国与俄罗斯在北极雅马尔天然气田的合作获得了新的重要进展,在北极航道基础设施建设上也达成了不少合作意向。

   “冰上丝绸之路”是一个开放性的倡议,摒弃地缘政治思维,倡导合作共赢理念,可以各种方式与相关各国的发展规划对接。“冰上丝绸之路”倡议是包容性的合作倡议,与各国其他的合作机制和规划并行不悖。在当前北极地区地缘政治冲突再起波澜、北极治理与合作进程出现瓶颈现象之际,“冰上丝绸之路”倡议以及相关国家在此框架下的合作,倒不失为当前北极合作的一个亮点,也可能成为未来北极治理与合作的新的选择和方向。




文献来源:解放日报,3月28日